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新聞

聚焦全球益生菌市場,為營養行業提供了更好的解決方案

發表于:2020/11/28 11:42:07

上海2020年11月2日 /美通社/ -- 益生菌是后疫情期的熱門話題,即將于11月25-27日在國家會展中心(上海)舉辦的第二十二屆健康天然原料、食品配料中國展(Hi & Fi Asia-China 2020)上就匯聚了眾多優秀的益生菌原料展商,龍沙(上海)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,從線上直播走向線下展會,龍沙與Hi & Fi Asia-China的強強聯手,為提升消費者健康與營養行業提供了更好的解決方案,想了解更多益生菌信息,可前往國家會展中心71F60與龍沙赴會相約。

益生菌是近年來多點開花的話題之一,不僅受到研究人員的關注,更受到當下消費者的追捧。今年6月3日,科信食品與營養信息交流中心在京發布《中國益生菌消費認知狀況報告(2020)》,數據顯示,74%的消費者認可益生菌的健康益處。歐睿國際數據顯示,2019年全球益生菌市場價值約400億歐元(約3000億人民幣),中國的益生菌市場雖然較歐美等發達國家晚了10年左右,但發展十分迅猛,近年來平均保持著15%的年增速,預計2022年將達到接近900億元市場規模,屬于益生菌的健康時代正在到來。

益生菌的由來和崛起
從人類嘗試直立行走開始,人類就以其獨特的視角和思維能力不斷征服大自然,上天入地可謂無所不能,即便是小到難以想象的微生物,也難逃被"解剖"的命運,因為透過現象看本質是人類與生俱來的,在氣質這塊始終拿捏的恰到好處。

益生菌1
益生菌1

地球上微生物的誕生距今已有35億年,遠早于人類的誕生。然而,人類與微生物卻“相識”甚晚,對于微生物的真正認識則要晚了許多,1676年荷蘭人列文虎克用自制的簡單顯微鏡觀察到細菌開始,才算的上是對微生物的初探。然而短短幾百年的時間,人類對于微生物的研究和應用已經發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人類不僅能夠分辨出微生物的好壞,而且能夠消滅壞的微生物,應用好的微生物。

1857年,法國微生物學家Louis Pasteur研究了牛奶變酸的過程,在顯微鏡下觀察到鮮奶和酸奶中都含有一些極小的微生物,只是酸奶中的微生物更為豐富,而這些微生物就是乳酸菌。僅僅過了不到50年的時間,保加利亞科學家斯塔門·戈里戈羅夫第一次發現并從酸奶中分離了“保加利亞乳桿菌”,同時向世界宣傳保加利亞酸奶,這也正式開啟了益生菌現代化應用的大門。

隨后的一百年則是益生菌大肆發展的一百年,自1908年俄國科學家、諾獎得主梅契尼科夫提出“酸奶長壽理論”后,益生菌產業就逐漸成為健康領域的常青樹,目前更是商業巨頭們競相爭奪的健康高低。

益生菌菌種爭奪戰
益生菌的作用機制較為復雜,表面上來看,益生菌能夠通過抑制腸道有害微生物、為腸道提供營養、形成腸道免疫屏障等方式提高腸道的健康水平,而腸道健康又與機體的非特異性免疫息息相關,因此通過補充益生菌能夠起到提升免疫的效果。但實際上,益生菌的作用機制要寬泛的多,其會通過腸神經與多組織、多臟器進行聯系,通過改變傳遞信號來達到調節身體機能的作用,比如調節血壓、血糖,抗過敏、抗腫瘤等。

益生菌2
益生菌2

人體腸道中含有不計其數的細菌,細菌種類也有多達1000種之多,而益生菌就在其中扮演著“守門人”的角色,抵御有害菌對機體的侵蝕,而腸道內的有益菌又多種多樣,不同菌對于人體的作用也不盡相同,因此在益生菌的補充上首先爆發的是菌種的爭奪戰。

我國對于益生菌的種類有嚴格的限制,2010年,原衛生部辦公廳發布了《可用于食品的菌種名單》的通知(衛辦監督發〔2010〕65號),明確規定了可用于食品的十大類微生物種類,其中又細化為嬰幼兒食品、保健食品及普通食品,菌種的適用性比較統一。目前,乳桿菌、雙歧桿菌逐漸占領了菌種爭奪的橋頭堡。

益生菌的四大應用
自益生菌推出市場以來,圍繞益生菌開發的產品數不勝數,其中在人類消費終端上有三個大分類:益生菌食品、保健食品以及藥品。對于當下普通的消費者而言,很難界定三者的差異,尤其是益生菌食品與保健食品的區別。最新調查顯示,60%的消費者并不能準確區別分類及作用,但公認的功能包括調節腸道菌群、緩解便秘腹瀉、助消化和促進營養吸收、緩解腹痛腹脹等。

隨著對益生菌菌種及功能研究的不斷深入,對益生菌的應用也逐步細化,通過調配菌種的種類、數量等推出了不同的益生菌產品,以滿足針對不同年齡、性別及功能需求,嗜酸乳桿菌、長雙歧桿菌、(副)干酪乳桿菌、鼠李糖乳桿菌、發酵乳桿菌、瑞士乳桿菌、嗜熱鏈球菌、植物乳桿菌、乳雙歧桿菌等是常用的基礎菌種,對不同菌種的調配也是精準化、差異化發展的客觀要求。

膠囊劑型添“動力” 
龍沙引領潮流
好劑型才有好“活力”,膠囊劑型取代傳統劑型

無論是哪種有益物質,能夠在人體發揮作用才是真正值得關注的,尤其在益生菌的補充上,不僅要有的吃,而且要吃的好。人體是一個復雜的系統,益生菌要想順利到達腸道,要經過重重關卡的考驗,尤其是要經過胃酸、膽汁的考驗。對于大部分益生菌來說,如果是裸菌狀態,基本很難或者到達腸道,但也有例外,比如干酪乳桿菌zhang、乳雙歧桿菌v9、植物乳桿菌p-8等,它們平均耐受胃酸和膽汁存活率可以達到90%以上。因此,在實際應用上都會對益生菌進行處理,讓它披上防御的“外衣”,可以大大提高到達腸道的概率。

那如何吃又是一個問題,總不能用手抓吧?所以益生菌的劑型也需要慎重考慮。目前常見的劑型有片劑、粉劑、滴劑膠囊,片劑最大的特點就是便攜且食用方便,生產成本也較為低廉,但在加工過程中的高溫環節會導致益生菌大量死亡,有效菌數量較低;粉劑是益生菌產品最常見的形式,幾乎占到了劑型的半壁江山,在食用過程中需要溫水沖調,溫度如果把控不好則會導致益生菌失活;滴劑的保存效果要比粉劑更勝一籌,其不僅能起到包埋作用,還具有隔離氧氣的功能,大大提高益生菌的存活率;膠囊劑型是當下最為火熱的劑型,不僅具有上述劑型的全部優勢,而且能夠起到更好的抗酸、抗膽汁作用,提高益生菌的存活時間和活菌數量。

膠囊大戰,壁材見分曉
膠囊的工業化制作目前已經較為嫻熟,明膠膠囊是最常見的形式,由明膠加輔料和淀粉構成的,這種材料具有良好的生物利用度,能夠安全迅速的被溶解吸收。隨著消費者需求的不斷提高,常規的明膠膠囊已無法滿足市場需求,用纖維素制成的性能更好的植物膠囊逐漸成為應用熱點。與明膠膠囊相比,植物膠囊穩定性更高且無需防腐劑的介入就可達到較高的穩定性,而益生菌與植物膠囊的組合則能更好的呈現1+1>2的效果,不僅能夠提高益生菌的利用度,而且對于某些素食人群更加友好,是一種天然、高效、環保的組合形式。

植物膠囊為益生菌“保駕護航”
當下,益生菌市場正在趨于同質化問題,尤其是以概念為主的普通食品,而保健食品、藥品等以功效為目的的產品將更關注產品的效果,除了菌種的優選外,劑型也是其發揮效能的重要保障。現在眾多益生菌企業已開始紛紛布局膠囊劑型,一是為了突出差異化定位,二是能夠切實的提高產品品質。


河北快三 Powered by ZZZcms